我才不是弱女子勒!

【越苏】传说

传说在昆仑山天墉城有一把名动天下的宝剑,此剑乃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陵越的配剑,相传此剑是陵越真人的师尊紫胤剑仙亲手炼制的,剑于天墉早已有已有百年历史了,自陵越真人逝世后便一直封印于天墉藏剑阁,四百年前天墉覆灭后每年初春之日子时必能听见剑鸣,说是宝剑在寻有缘之人的到来,更有剑灵一说流传于世。
“小二,结账。”
“哎,来了来了,谢客官,客官慢走,下次再来啊!”
小二殷情的送客人到门口,前脚有客刚走,接着又来了一位客人,此人一袭红衣,年纪轻轻,气度不凡,身后背了把剑。眉间一点朱砂。是了,是百里屠苏,除了他这世间又有谁于眉间有一点朱砂。
“客官里边请,吃饭还是住店?”
他不答,径直走向靠窗的位置,小二也不恼,麻溜的跟上,又是擦桌又是擦椅子生怕得罪了这位剑客。
“一壶茶即可。”
“得勒,客官稍等。”
即便坐下也未曾把剑卸下,而是望着窗外天墉城的位置发呆。
“小二,要两坛酒和一些干粮。”
店里又来了两名剑客。
“好勒。客官稍等。”小二急冲冲的将茶送到百里屠苏桌上,竟也无半点水洒出。
“又一年了,剑修们也该陆陆续续到齐了。”
“是啊,这些个剑修,也是执着,你说这都多少年了,要是那传说是真,合着他们这么些大门派的弟子竟没有一个能将这宝剑带走,传说毕竟是传说,当不得真。”
“话不能这么说,这不是每年都能听到剑鸣吗?”
“什么剑鸣啊,我看是山上的野兽在作祟。”
“就算是野兽作祟,也不能每年都那么准时啊,你想想看啊!这传说也不全是假的。咱们昆仑山那从上古时代可就是修仙圣地,上古神兽白泽可就栖息于昆仑山,后来许多的修仙大派也是昆仑山上的,所以说啊,这传说也不无道理。”
“你这么一说,也有点道理,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个什么剑灵传说就是真的?”
······
剑灵传说?
百里屠苏皱了皱眉,他也是趁喝茶的空档才听到这段对话,他一门心思都在天墉城上了,准确的说,是在他的师兄陵越身上。
也不知道师兄怎么样了,还在不在天墉城,会不会同师尊一般外出游历,亦或是位列仙班不在人间?
思及此,他又想起了与陵越的三年之约。
师兄是最守诺言的人了,此番百年不归,怕是连师兄这般好脾性,也该恼了我吧!
想着想着竟也笑了,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回家的喜悦。心里痒痒的,这是在催促他快些归去。
放下钱出了店门,脚步轻扬,衣袂翻飞。微风拂面,不骄不躁。
百里屠苏运起腾翔诀,几柱香功夫便上了昆仑山,一路上各个门派的剑修惹得他眉头一皱。
今日可是甚么日子,为何这么多人上山?
到了后山小路,眼前的景象让他心头一震,常走的天墉的小路竟然消失了!!!
他站在原地环顾四周,希望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不会错的,这条路他曾走了那么多年那么多遍,怎么可能会错!莫非?!
他从幽都醒来,来不及告别晴雪,一路日夜兼程。为的是能快点赶回来,去见他想见的人,去履行他所许下的诺言。师兄已经等了他九百年了,他不能让他再等下去了。可是现在他连天墉城都找不到了。
百里屠苏几乎翻遍了整座山,惊扰了一山的剑修们。急躁,烦闷,不安的情绪似乎下一刻便能化为煞气翻涌而出。双手结印,将灵力释放到极致,剑气冲天而山,一道强大的封印将他的灵力阻隔。那样熟悉的气息,那是——
师兄...
随即百里屠苏长剑一扫。不过片刻功夫,百里屠苏就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位道友,想必也是听闻传说而来,各凭本事,互不干扰,为何与我们拔剑相向,难不成你还想独占不成?”一个胆子稍大的剑修开口问。
“天墉城在,岂容放肆。”
“道友此言差矣,这天墉城自四百年前就已覆灭,何来放肆一说。”
“你再说一遍!”话音未落,剑已封喉。
周围一片哗然,丑态尽现,只因百里屠苏剑气太过骇人。
“你若不信,一问便知。天墉四百年前覆灭,天下皆知,否则尔等怎敢来此。”
“到底怎么回事?说”
······
师兄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他是像师尊一样要成仙的人,是那样天资聪慧,他不会没有成仙的,不可能,他们一定在骗我,师兄一定还在等我回来,他说过他会等我的,他不会骗我的,不会的,师兄...
百里屠苏一路跌跌撞撞的,浑浑噩噩的上了山,倒也不忘把山中一群人轰了出山。
越往上,便越靠近结界,陵越的气息便越浓厚。百里屠苏毫不费劲的穿过了结界,仿佛这结界是为了等他归来而设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天墉城还是以前的天墉城,一丝一毫都没有改变,只是空无一人,了无生机。远方一阵剑鸣,霄河从剑阁飞出,直向百里屠苏,停在了他面前,百里屠苏定睛看了许久,终是举起手,霄河灵巧一转,飞向了后山
他来到了后山看见多出来的小屋,那是陵越最后居住的地方,门前的是两座墓,久年无人清扫,已杂草横生。
霄河在墓上转了几圈,百里屠苏会意,简单清理了一下,墓上的字渐渐显现:
陵越之墓
芙蕖之墓
简简单单,连句墓铭都没有,百里屠苏普通一声跪在墓前,眼睛红了一圈又一圈、,眼泪终是顺着脸庞流下。
“师兄,屠苏回来了。”
“师兄,对不起,屠苏回来晚了。”
“师兄,师兄,师兄...”
他一声声的唤着师兄,怕是要将这九百年前下的师兄都唤回来。
霄河在一旁发出阵阵鸣声,似乎在安慰着他。
忽的百里屠苏眼神一厉,拔出霄河,直接往脖子上抹。
“胡闹。”
剑停在了脖间,剑光一闪。陵越就站在面前,脸上怒气未消,眼神中尽显温柔。
“师兄!”
霄河一丢,小师弟抱住了师兄,生怕他一下便消失了。
往后,昆仑山再无剑鸣声传来。
传说有一剑术高强的剑修在天墉城与宝剑大战一场终将昆仑山的宝剑带走了。






第一次发文,本来想在当天发的,但是修修改改一直到现在,希望还不算晚,记我最爱的越苏,此生不悔入霆峰。